第十章

  法庭上,杜卡一進場就瞪死站在前方的律師格雷思,格雷思倒是不以為意,依舊滿臉玩世不恭的笑容。

  保羅朝帕多竊竊私語:「這娃娃臉可不可靠啊?也才與我們見面兩回,真能幫上忙嗎?」聽說對方掌握了神祕關鍵證據,讓人擔心吶!

  「別擔心,都說沒有格雷思打不贏的官司,除非他故意想輸,他都收下錢了,總不可能不做事吧。」帕多波回。

  開庭了。格雷思果然名不虛傳,持著名律師的本色,口條與絲路分外清晰,態度一貫悠哉,贏面大好啊!「所以我方高度懷疑,國家菁英部隊因為利益而與尹皇聯手,蓄意陷害我的當事人,來供自己脫罪。」

  休息時間,格雷思手裡端著一杯咖啡,嘴裡哼著輕快曲調,突然手裡的咖啡被硬生生打掉,精準地落入垃圾桶中。「嘖嘖!浪費啊!」

  「你到底搞什麼鬼?」杜卡氣極了,沒想到格雷思真幫保羅與帕多波辯護。

  「再怎麼樣也不該拿食物出氣呀。」臉上維持笑容。這時手機響了,他立刻接起,語氣溫柔得不得了:「情情……」

  手機卻立刻被搶走。「妳好,格雷思現在沒空,再見!」掛上電話。

  格雷思瞪大眼,他他他他他居然掛了最愛的情情的電話,嘖嘖!真是沉不住氣呀!「個性這麼不改,你那小女友受得了嗎?」搶回手機,轉頭就要走。

  「站住!」抓住他肩膀。

  格雷思迴身掙開杜卡,同時朝他扔出一個魔術方塊。「玩玩吧!別老板著臉。」頭也不回地消失在走廊盡頭。

  瞪著手中的魔術方塊,杜卡凝眉認真轉,兩分鐘終於完成,顏色歸一的扭轉之後,聽見「喀」一聲,打開魔術方塊,跳出一個小小隨身碟。「這狐狸!」忍不住低咒。

  開庭。

  保羅與帕多波已經完全放鬆心情等待勝訴,保羅想著奪下國會會長之位後,鈔票肯定像龍捲風那般不停非進來呀!而帕多波,一心想著尹尚貝那小美人,那天他好似喝醉了,醒來後腦痛死了!桌上則擺著兩個喝空的烈酒瓶,他真是的,居然喝了那麼多酒,搞得完全不記得與尹尚貝歡愛的過程了,但依稀還記得她身披大毛巾的性感模樣,想著他都興奮了!今晚,他非要在清醒狀態下與她狂歡一回不可!

  杜卡突然拿出錄音當庭播放,讓翹腳的保羅與帕多波差點跌倒。

  「怎麼會有我們談話的錄音?」保羅問帕多波,兩人看向格雷思,只見他搖頭聳肩。

  「格雷思,你快想點辦法呀!」保羅急了。

  「這錄音只是閒聊的玩笑話而已,並不能證明我的當事人參與此案並嫁禍尹皇。」格雷思抬頭挺胸地說。

  「是嗎?」杜卡又拿出從帕多波電腦裡取得的資料,其中包括買通殺手的金錢往來文件、簽署文件與錄音等等。

  「這!這……」帕多波肥臉上開始冒汗,急向格雷思求救。

  只見格雷思聳聳肩,說:「唉,我也沒辦法了。」

  「你!你收了我的錢吶!」保羅氣得滿臉通紅。

  「喔?」格雷思從旁邊拖出裝錢的皮箱,說:「早知道這是贓款,我也不敢收了,就拿出來提供檢方查驗吧。」說得輕鬆。

  「你!你……庭上!我要求自我辯護!」保羅快氣暈了。

  「OK.」格雷思灑脫地揮揮手,頭也不回走出。

  這下子保羅真暈了過去。而帕多波見大勢不妙想要逃跑,立刻被法警抓住。

###

  尹門客廳裡,眾人臉上沈積以久的沉霾都一掃而空,隨著法院判定還給尹皇清白,尹門又恢復了往常運作。

  「寶貝,妳不過來讓爸爸抱一下嗎?」眼見寶貝女兒一直巴在杜卡身上,他的心可酸了。

  尹尚貝聽了,衝過來抱了尹皇一秒,立刻又纏到杜卡身上。

  「杜卡,我好想見見救了爸爸的格雷思律師喔,聽說是你的朋友?」甜甜的撒嬌聲嗓。

  杜卡立刻繃緊身體。「他很忙。」絕對不能讓貝貝見到那個花心的娃娃臉。

  「人家想見他嘛,你安排一下好不好?」小手揉著他寬闊胸膛。

  臉色僵硬地抓下她的小手。「沒辦法。」看向尹皇:「尹皇我先走了。」起身就往外去。

  「杜卡!幫我安排一下嘛!不管!我一定要見格雷思!」追纏了出去。

 

田心悄悄話:

法律,正巧是田心最不懂的一部分,雖然看過一些影集譬如「美女上錯身」等等,還是完全搞不懂XDDD

所以此篇裡面全是亂寫,希望懂法律的寶貝別跟田心計較啊XD

在想,需不需要讓杜卡和貝貝再恩愛一下才完結呢???

(溜~)

 

田心2013/4/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田心 的頭像
田心

田心の世界

田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呵呵……蠻好奇杜卡會怎麼解決貝貝想見格雷思的說,也想看這一對恩恩愛愛的…xD
  • 紫凌
  • 上一篇是我唷~
    因為這次用手機看,結果不小心就登出了……:-P
  • 紫凌寶貝(跳抱!狂舔)
    杜卡應該是沒辦法避免貝貝見格雷思的啦XDDD
    繃緊神經吧杜卡!

    田心 於 2013/04/07 15: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