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寶寧回到三坪大的租屋處,看見椅子上放著一件連著棒針的半成品毛衣,那是要給志偉冬天保暖穿的;桌子上放了好幾本書籍與簡報,都是研究如何做出好吃的菠蘿麵包的資料;架子上整齊擺放許多陳舊的雜物,五年來志偉不曾送過她禮物,這些都是志偉不要的東西,順手丟給她了,她卻將他們當成寶貝一般……這小小空間裡充滿與志偉的回憶,甚至完全找不到自己的東西!從小到大,她從來不曾覺得這麼悲慘淒涼過……

  抬手抹去淚痕,她拎起大包包,又留戀地看了房間一眼,才難過地離開。

###

  回到羅東老家,坐在矮凳上削蕃薯,她又失神了。

  「阿寶?阿寶!」

  許寶寧回過神。「媽?怎麼了?」

  「妳怎麼魂不守舍的?」許媽媽很是憂心,阿寶的爸爸走得早,從小就是他們母女倆相依為命,雖然這幾年阿寶工作忙碌較少回家,但也會時常打電話回家關心問候,這女兒的性子她了解,遇到什麼辛苦與委屈都往心裡吞,總在媽媽面前故做堅強、強顏歡笑,這回無預警地跑回老家來,恐怕發生了什麼大事了?

  「喔?呵呵!沒有啦!我發呆而已。」

  許媽媽把她手裡的蕃薯放下,拉她坐到椅子上。「阿寶,怎麼了?有什麼事情可以告訴媽媽,別悶在心裡面。」

  「媽,沒什麼啦!」她微笑,但鼻心好酸,很想很想哭了。

  「是志偉嗎?」女兒堅持與志偉交往,身為母親的她都看在眼裡,他們的愛情是阿寶一廂情願,但眼見女兒癡心踏地,她也不好多言,女兒五年的青春啊!明明這麼漂亮的女孩,卻為了愛情而提早成為黃臉婆……

  見許寶寧什麼話也不說,許媽媽伸出雙手將她緊緊、緊緊地抱入懷中。

  不行!她就快要忍不住了!但她不能哭,否則媽媽會捨不得……輕輕推開媽媽,她微笑說:「啊!媽!我想到要買東西!我先出去一下!」不等媽媽回應,立刻飛奔而出。

  機車行駛著,淚水隨風飄散,二十幾分鐘後,她還到海邊,左右看了四周,這午後,沒有人……於是她蹲到一顆大石頭邊,抱著膝蓋,忍不住哭了起來……

  她真是這世上最失敗的例子,沒有人比她更慘了……

  剛開始是壓抑著哭,但她愈想愈委屈,愈哭愈大聲。「為什麼我這麼慘?哇!」

  「居然說我不重要?哇!嗚……」

  「怎麼可以這麼殘忍?嗚嗚……」

  「被男友耍掉就算了,還遇到瘋子,哇……」哭個不停。

 

  車子裡的竹易聽著從耳機裡傳來的聲音,臉色沉到結冰。瘋子?這蠢女人該不會說的就是他吧?不識相的笨蛋!好歹他也暗地裡照顧保護了她六年,她不知感恩就算了,還把他大方包養的好意說成瘋子行徑?這女人!

  「水果送過去了?」沉聲問。這些年來,他定時派人遞送高貴水果與食材到許家。

  「是。」司機恭敬回答。

  這女人……再這麼憂傷下去該不會想不開吧?

  打開車門,高挺身影下了車。五分鐘後,當他再度回到車裡,懷裡多了一個女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田心 的頭像
田心

田心の世界

田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蔡多娜
  • 嘻~撿了個小可憐蟲回來嗎^0^/
  • 多多(抱)
    小可憐,是喔!是個挺麻煩的小可憐~

    田心 於 2013/06/23 10:10 回覆

  • 黒 桜
  • 田心終於回來惹~~~~(歡呼
    是說竹易人雖然不錯,但是...
    追女人的方式依然很...另類..xDD
  • 紫凌寶貝(啵)
    竹易應該算正派人士啦
    但作法有點給他難以理解ㄟXD
    不知道女主角醒來後會怎樣?

    田心 於 2013/06/23 10:11 回覆

  • 章魚燒
  • 一次看兩篇喔喔喔喔喔~

    六年欸
    開什麼玩笑=ˇ=

    不會是哭到睡著之類的吧0.0
  • 燒燒(舔)
    六年,竹易看不出還是個深情男人ㄟ
    不過他也沒說喜歡女主角就是......
    不知道是哭到睡著還是被擊昏@@(用劍柄敲昏?)

    田心 於 2013/06/23 10: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