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她現在很確定,他一定是黑社會!看前面那名司機就知道了,一身黑西裝戴墨鏡,加上冷酷的面容,這擺明就是電影裡演的黑社會!她小心翼翼地瞄向身旁的竹易,只見他一派悠閒滑著平板電腦,雖然他穿著還蠻正常的,但老大不就都是這樣的嗎?明明很大尾卻故意裝低調……

  嗚……媽!今天可能是阿寶最後一次見妳的面了……

  竹易抬頭,看見她眼眶泛紅。

  「呃……哦!呵呵……好像眼睫毛掉進眼睛裡了……」趕緊揉揉眼睛。

  竹易微微皺眉,這女人又在想什麼?回家見娘怎不高興還哭?

  他抽了一張衛生紙給她。

  許寶寧接下,忍不住啜泣起來,都要被殺掉了,幹嘛還對她這麼好?

  「停。」他竹易對司機下了指令,車子停下。他可不希望許母看到一個哭得淒慘的女兒。「你先下車。」驅走了司機。

  車裡只剩下兩人了。

  「怎麼了?」他問。

  「嗚……你……嗚哇!」大哭崩盤,臉上的妝都花了。

  「到底怎麼了?」有些不耐煩了。

  「你……嗚嗚……我知道你想做什麼,但……但為什麼是我?我又沒有做錯什麼事……嗚……」

  為什麼是她?好吧!這問題他也無解,比她漂亮、比她身材好的女人到處都是,但這女人偏偏就佔據了他的心思。

  「你不說話了?嗚哇!」哭得更慘。

  竹易的臉色愈來愈沉,他開始氣自己惹上大麻煩了。

  見他又板起臉,許寶寧心裡更是委屈,索性大哭特哭。「我還那麼年輕!為什麼是我?我家裡還有媽媽,我和我媽媽相依為命,怎麼可以……」吞了下口水。「我不知道你什麼時候盯上我的,你盯那麼久大概也不會放過我了,但我不想死啊!為什麼要殺我!嗚……」

  「誰說要殺妳?」竹易現在的臉色真的像要殺人了。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綁架我還對我那麼好,給我吃好的、穿好的,幫我動近視雷射,陪我睡覺……」陪睡覺好像怪怪的?管他的!「還派了女傭給我,好像很呵護我似的,其實是想把我弄死然後詐領保險金!媽!」

  「我沒有要殺妳!」他一字一字沉聲地說。

  「媽!阿寶快要見不到妳了!」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我沒有要殺妳。」他重複,聲音沉冷。

  「媽!……咦?你說什麼?」突然驚醒似地問。

  「我沒有要殺妳。」他這輩子說話從來沒重複過這麼多次。

  「真的?」

  他現在真想捏死這女人,他這些日子來對她照顧無微不至,認真地將她當做自己的女人,且為她戒煙、禁欲。而她,居然一直以為他對她的好是因為想殺了她然後詐取保險金?嘖!他竹易這輩子還沒這麼窩囊過。

  「你發誓!」

  「我再重複最後一遍,我不會殺妳。」發誓?他堂堂虎幫幫主為了這等鳥事發誓,還像話嗎?

  「你發誓!不然我不信!」

  兩人對瞪了好幾分鐘,他最終舉起手。「我竹易絕對不會殺許寶寧,不但不會殺她,還會竭盡所能地呵護她。」這一幕若讓手下看到,他的聲譽就毀了,還好這車子窗戶隔音且不透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田心 的頭像
田心

田心の世界

田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