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部分時候,他只是將她抱在懷裡,輕聲地說了很多話,她昏昏沉沉,有時候聽得,有時聽不得……

  「馨兒,好些了嗎?」

  「馨兒,累吧?累就睡一會兒……」

  她的心裡不甘願,但在他溫暖的懷裡,她眼皮漸漸厚重,她睏了,好睏了……

  「妳身上有著梅花香,而她沒有……」陷入昏沉的她沒能聽見這句話。

  他整夜照料,直到確定她身子退熱,才抱著她闔上眼。

 

  隔日,駱痕的病好了大半,她忍著咳意坐起,看向抱著自己的男人,他背倚靠著牆,沈靜的睡臉一如往常。

  腦海裡閃越昨日的畫面,他為她做的一切,都令她心頭酸緊,包括,他抱著她說的那些話……

  「馨兒……我承諾要保護妳一輩子的。」

  「馨兒,妳說過最喜歡我了……

  「記得我們一起捉迷藏嗎?馨兒……

  「馨兒……

  「馨兒……

  馨兒!都是馨兒!他開口閉口都是馨兒!就連她生病,他也還喊著馨兒!難道他那些溫柔體貼、那些深情都只為了馨兒?難道昨晚他對她的細心照料全因為將她當成馨兒?長那麼大她從來沒這麼恨過!

  淚水積上她的眼,她伸長了手從旁邊的草堆中抽出匕首,倏地往他胸口刺去——

  但她終究下不了手,為什麼?他到底為什麼要這麼殘忍?

  察覺他的動靜,她趕緊將匕首藏入身下。

  「馨兒,妳醒了?」下一刻他皺緊眉頭:「怎麼哭了?哪兒不舒服嗎?」語氣顯得焦急。

  她壓抑情緒緩緩地說:「我是駱兒,駱痕,不是馨兒。」淚水模糊視線。

  他看了她許久,大手輕輕抹去她的淚。「餓了嗎?馨兒,我去準備些食物。」下床往外走遠。

  駱痕恨恨地瞪視門口,拿起床邊一只瓷杯往那門扔去,瓷杯應聲碎裂,如她的心。

  她發覺自己再也無法待在他身邊了!她,要離開他!

  當德宣端著食物進入房間,房裡已然空空蕩蕩,看向門邊地面碎裂的瓷杯,他的眉宇深深糾結,眼裡升起複雜而哀傷的情愫。他,傷了她

###

  遇上他的這段時間實在太脫序了,身為殺手卻為了他亂了思緒,不值得!也不該……

  離開破廟後她趕路向東,絲毫沒有停留,她該回去屬於自己的日子,回去屬於自己的地方,不可為了成為替代品而留戀墮落。

  蒙著面紗的她快步趕路,偶爾的陣咳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目,低調且無存在感正是最適合她的。細雪從灰色髮稍飛過,連融化的機會都沒有,沒錯,不該縱容任何事物在她身上、心上停留,殺手一旦有了情緒,便不夠格了。

  她希望儘快接到新的任務以回復殺手的生活,但試了一些方式仍然無法聯繫到張公公,如果張公公無意出現,那就沒人能找到他。

  再往前走就是入中原了,她經過近郊的小市集,看見一名醉漢被兩個男人打個半死……

  這不關她的事,她也不可能插手,但,她想到了他……

 

  她終究放不下他,飛身又往西北方去。

  三天後,她找到了他,她選擇悄悄跟著,若有人敢對他起了歹念,她會搶先一步解決。她,仍是無法不管他。

  他果然又喝酒了,喝得昏昏沉沉,好幾回得罪了人差點惹禍,逼得她只得暗地裡處理,有時只給點顏色就能讓人罷休,但有時遇上冥頑不靈的,也只好痛下殺機。無論如何,她必須確保他的安全。

 

 

田心悄悄話:

親愛的大小寶貝(撲~又撲~)

很抱歉沒辦法週週準時生文,田心的時間不知道被誰吃掉了呀(淚奔)

希望寶貝們見諒,也希望寶貝們天天歡喜吃大餅(?)

來去睡個午覺,睡醒換來寫竹易~ZzzZZz.....

田心2013/10/1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田心 的頭像
田心

田心の世界

田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黒 桜
  • 田心姐姐辛苦囉~
    是說德宣哪時才會走出真正的馨兒早已心有所屬,然後發現身邊的駱痕哪...
  • 紫凌寶貝(撲舔~)
    田心是覺得齁。。。
    德宣只是在自己騙自己&不願承認自己已經戀上駱痕而已唷^^

    田心 於 2013/10/13 10:03 回覆

  • 双又
  • 吼! 德宣你這負心漢!!
    人家還暗暗照料喝醉酒的你耶!
    真是枉費駱駱這麼癡情,
    竟然比你還癡...我都餘心不忍啊!

    田心辛苦了>W<!!
  • 小柚子(啾)
    駱兒也傻傻的
    這種男人幹嘛還理他啦?(冰的)
    希望德宣趕快清醒不要再做白日夢惹@@

    田心 於 2013/10/13 10:0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