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出滿足微笑,許寶寧從睡夢中醒來,咦?眼睛怎麼有點兒疼?視力顯得模糊?

  她想伸手揉眼睛,但另外一件事情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一隻男人的手臂橫在她的腰上,她捂住自己的嘴巴,拉開被子確認自己衣衫尚且完整。這變態昨晚什麼時候回來的啊?居然沒對她怎樣?

  抬頭往上瞧,模糊裡看見他熟睡的臉龐,他還真是俊美!五官立體有型,前庭飽滿,尖尖的下巴也很好看,而且他的臉就與身體一樣,找不到一絲贅肉。想到身體,視線移到他胸前,近距離看見V領開口之下的誘人線條……

  呃……看一下應該不會怎樣吧?她小心翼翼挑開浴袍,輕輕觸碰他的胸肌……

  這時,他動了!

  許寶寧趕緊閉上眼裝睡,至於來不及縮回的手,則假裝無意地癱在他胸前。

  竹易張開眼,就見她在假睡。這女人演技實在不大好,要裝睡眼睛也不該閉這麼緊,而且,她的手指在胸前輕輕挪動,真是很引人犯罪!基於公平法則,她吃了他的豆腐,他也應該有所回饋。

  他嘴角揚笑,大手伸向她的背後,然後,聽見一個輕微聲響,許寶寧抖了一下,但隨即繼續裝睡。

  哦?內衣扣子被解開了也無所謂嗎?竹易的手隔著衣物順著她的身側撫上,看見她的雙眼閉得更緊了。

  然後,當他的手來到胸下,直接將內衣往上推,她終於忍不住睜眼大叫:「你做什麼?」

  「摸我的女人。」一副理所當然。

  「誰是你的女人!」瞪他,發覺眼睛更刺痛了。

  發現她雙眼紅腫,他托起她的下巴檢視。「妳為什麼睡覺沒拔掉隱形眼鏡?」

  「為什麼要拔掉?」刺痛讓她眼睛眨呀眨。

  「妳難道全天戴著隱形眼鏡?一點知識也沒有?」

  他嚴肅的語氣讓她更火了,甩開他的手,嗆:「還不都是你害的!強迫我戴隱形眼鏡!我如果瞎了,做鬼也不會饒你!」咦?瞎眼跟做鬼有啥關係?管他的講都講了!

  他凝眉,再這樣下去的確會影響她的視力。他按下牆上對講機,說:「請江醫師立刻過來。」

  沒兩分鐘,門鈴響了,竹易的第一反應居然是將她俯壓,不顧她的掙扎,快速調整妥她的內衣之後扣好排扣。

  「真是莫名其妙!」重獲自由之後她悶唸。

 

  醫師詳細檢查之後,使用了特殊器具將隱形眼鏡從許寶寧的眼鏡取下,並點了眼藥水,她感覺疼痛稍微紓緩些,但沒了隱形眼鏡,視力就更模糊了。「我的眼鏡呢?喂!快把我的眼鏡還我!」

  但變態男與那個醫師似乎完全沒聽見他的話,還討論得煞有其事,說等她眼睛復原之後要安排做雷射?雷射?那是一種近視的手術她聽過,但身為當事人的她有同意要做嗎?想到在眼球上動刀就覺得可怕!

  「喂!我沒有同意要做雷射!」

  「江醫師,請你跟她說明一下。」

  「是,許小姐,近視雷射是一項簡單且安全的眼部手術,動刀前會先使用麻醉劑,所以過程中您是不會感覺明顯疼痛的,麻醉之後,會使用特殊器具將您的眼角膜掀開……」

  許寶寧像被催眠般地專注聆聽,聽著瞪大眼露出驚恐表情。

  她很想打斷他,但直到他解說完畢了她才大叫:「不要!我絕對不要做!」聽起來太可怕了!

  「江醫師,你先下去吧。」

  房間裡又剩下竹易與許寶寧兩人,而許寶寧一張臉臭到不行。「別想叫我做那個雷射!」

  「或者妳比較想模糊著過日子?」

  「哼!」她氣得想走到旁邊,卻因為視力模糊而差點跌倒。

  他扶住她。

  「把我的眼鏡還給我!」怒吼。

  他不語。

  「你很壞!綁架我、限制我的行動、沒收我的眼鏡,還害我差點瞎了!你好壞!你到底為什麼對我這麼壞?」她哭了,哭得不能自己。

  竹易沉默了好一會兒,而後命人拿來一個鑲滿鑽石的漂亮盒子,在她面前打開,裡頭就放著她的眼鏡。

  許寶寧哭聲變小,啜泣著接下盒子,還是滿臉委屈。

  竹易凝眉又望她一會兒,若有似無地嘆了氣,才轉身離開房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田心 的頭像
田心

田心の世界

田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双又
  • 阿阿!! 沒了!!
    怎麼這麼點 (扁嘴
    唉...只好默默嘆氣等下一篇
    突然體會到阿寶的無奈了 (誤
  • 小柚子(啵)
    正在進行中咩,才剛開始滴^^
    哈,阿寶應該是很無奈的啦(不過她是欲求不滿那種?噗)

    田心 於 2013/08/17 13: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