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是沒接吻過,志偉也曾經吻過她,但都是輕輕點一下,這男的怎麼這樣?制住她的手腳,還把舌頭伸進她嘴巴裡!而且吸吮得很用力!她快要不能呼吸了!空氣愈來愈稀薄,她只好使出全身力量拼命抵抗。

  經過一番掙扎他終於放開她,她忍不住大口大口呼吸,卻吸入他殘留在嘴裡的煙味,又使得她劇咳不已。

  「妳親吻都不呼吸的?」這女的果真蠢到難懂。

  「你……變態!莫名其妙!」

  她想罵出更難聽的話,卻發現他臉色變沉,嚇得她趕緊收斂。「你……可不可以放我走?」

  竹易起身,往門口走去,踏出房門之前停下,說:「打電話回家吧,就說參加麵包研習課程。」沒有回頭。

  「什麼?」她長那麼大還沒見過這麼惡劣的人,綁架她還敢指使她說謊?

  「我會派人送水果過去。」

  「是你?送水果的人是你?」這讓她更驚訝了!這些年來時常有人送水果到家裡,都是高級水果,一開始她還懷疑有毒叫母親別吃,埋掉了好幾批,後來發現那些真是新鮮健康的好水果,才安下心。雖然不知道是誰送來的,送貨員也不願告知,但每回母親收到水果都開心得不得了呢!原來是這變態送的嗎?他幹嘛要這樣做?「你到底想幹嘛?有什麼企圖?@!%w#$@#!@#……」

  這聒噪的女人!竹易沉沉地閉上眼,再度張眼,就說了一句:「以後,不准妳戴眼鏡。」大步走出房間。

###

  到底有沒有法律?這世上怎會有這麼惡質的人?目中無人、肆意妄為,好像他就是王一樣!

  她被綁架已經第三天了,被擄來的那天晚上,他強迫她打電話給母親說要參加長期麵包研習,然後就沒再見過他了。他的臉永遠沒有太多表情,他的聲調永遠沒什麼起伏,時常用命令語氣,而且好像跟她說多幾句話很費力似的,既然那麼不喜歡她幹嘛擄她來?還說她以後就是他的女人?真是個怪咖,可惜了那張不錯的俊俏臉龐。

  不過或許是驚嚇過度,她居然對志偉的事情沒那麼感傷了?

  真是個變態!想到就氣!她哼一聲翻身,話說這床還真是好睡,她從來沒睡過這麼舒服的床呢!而且這間房間真的很豪華,衛浴看起來非常高級,浴缸很大還有水波spa與蒸汽三溫暖!那衛浴應該就有她房間的三倍大吧!而房間裡,舒適的柔和燈光,擺設簡單,就是一張大床、一個大梳妝台加上一席大沙發椅與圓桌,牆上掛著一幅印象派大師畫作,看起來還有凹有凸,讓她一度以為是真的!但怎麼可能?雖然旁邊加上防潮控溫等等設備,但她絕對不會上當的!

  她猜測這房間在某間五星級飯店裡吧?那變態男還真有錢,是不是錢太多才發瘋的?唉唉,真可憐……

  她不甘願地滾下床,小心往梳妝台走去,打開桌上的拋棄式隱形眼鏡,戴上。她現在已經戴得比較順手了,沒辦法呀!那變態男把她的眼鏡不知藏哪兒去了?沒戴隱形眼鏡她就看不清楚了。

  話說拋棄式隱形眼鏡真是種浪費的東西,怎麼能戴一次就丟棄呢?真是太不惜福了!她本來想偷偷藏起來重複使用,但都被他派來的”女僕?”翻出來丟掉。

  視線清晰的她對著大鏡子發楞,發覺自己長得還真是可愛呢!呵呵!

  在她的傻笑裡門忽然被打開了,居然是他!

  許寶寧楞了半秒,立刻飛撲上床,並且抓緊棉被包住自己!「你不要再亂來了喔!不然……不然我報警喔!」

  竹易瞥了她一眼,便往浴室走去。

  聽見浴室裡傳出嘩啦嘩啦水聲,她更慌張了!洗澡?然後呢?她再單純也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不行!快逃!

  她奔向房門使力扳,哎呀!這門沒門把整張平整,她研究了兩天都不知道怎麼出去呀!慘,難道她守了二十幾年的貞潔就要毀於今天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田心 的頭像
田心

田心の世界

田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蔡多娜
  • 嘿嘿嘿~有人快被吃掉了=.=+
  • 多多^^
    呃......好像沒那麼容易吃。。。

    田心 於 2013/07/13 14:38 回覆

  • 黒 桜
  • 噢噢~~~!!
    要被吃掉了嗎??
  • 紫凌寶貝(抱)
    竹易應該是想吃,但吃不掉的樣子XD

    田心 於 2013/07/13 14:3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