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來不及反應,一襲布單已經裹上身,她被抱出水桶外,忍不住睜大眼看他,這眼裡肯定透露慌張了。

  下一秒她被放到床上,高大厚重的身體接著壓上她。

  雖然知道這是遲早會發生的事,她卻還是忍不住慌張害怕……

  他的眼眸很深邃,還著火,讓她縮了身子。

  然後他低下頭,吻住了她,如早晨一樣的,那麼輕、那麼溫柔,一回又一回含吮她的唇瓣。

  那雙手臂更加了力道將她鎖緊,堅硬的胸膛隔著他的衣物與布單,磨蹭她。雖是處子她也聽人說過,知道如此曖昧的狀態下將發生什麼……她緊張、害怕了,覺得全身都熱。

  就在她極力偽裝的冷靜快要全面崩盤的時候,他離開她的唇,凝視她。「宣,叫我宣。」

  宣?單個字?駱痕望入他眼眸,極黑、極沉,讓人看不透,她卻感覺心暖了。

  「馨兒……」巨大重量壓在她身上,漸漸地不動,然後,呼吸變得平穩……

  她喉間嚥下一口苦澀,他睡了,那雙手臂卻仍然緊緊困縛她,沒有一絲鬆懈,就好似怕她隨時會跑掉一般。聽著他規律的呼吸聲,她突然覺得心酸、悲哀,不知是為自己,或者為他……

  那馨兒,真是讓他愛入膏肓了。

  而她,駱痕,竟在他的強力擁抱裡獲得此生最為安穩的睡眠。

 

  直到光線刺眼,她才從睡夢中醒來,模糊視線裡,看見坐在角落的男人,他低著頭,認真讀冊,氣質出眾優雅……

  當視線漸漸明朗,她看見了那張俊逸的臉龐,而那額角,似隱著濃鬱陰影。從第一天看見他,那股憂鬱就一直存在著……

  她下床,走向他。

  「醒了?」他抬頭,語調很輕。

  她只是看著他,什麼話也說不出。

  他站起,微笑,像她走近,直到她能感覺他的呼吸。

  抬起手靠近她臉龐,幾乎碰觸卻又停下。「馨兒……」微笑裡帶著苦澀。

  轉身,高挺身影走出房間。

###

  享用了早餐之後,駱痕隨他上街,卻在巷子口遇上幾名面目凶惡的男人。

  「你們想做什麼?」德宣將她護到後方。

  「說也簡單,錢或姑娘都行,這姑娘可美了!」男人色瞇瞇的。

  德宣冷下臉。「給你們吧!」丟出五十萬銀票。

  五十萬可不是小數目呀!男人們笑得合不攏嘴。「爺請慢走!」滿嘴巴結。

  德宣拉著駱痕快步走出巷子。

  駱痕側臉往後瞄,看見那幾個男人還跟著!

  走到書樓前她停下。「你先進去吧?我想吃包子。」

  「我去買吧?」他說。

  「不,你先進去吧,我一會兒就來。」

  德宣看了她數秒,而後微笑,步入書樓。

  駱痕立刻往後走。

  巷子裡,男人們盯著她幾乎要流口水。「美姑娘,那白面哥兒除了錢還能有什麼呢?不如跟我們吧?我們會好好對待妳的!」說著往她逼近。

  駱痕眼神冰冷,從腿側抽出小匕首,眉也不皺地揮下!

 

  沒幾分鐘駱痕就捧著兩顆熱騰騰的包子來,一顆拿給他。德宣微笑接下,目光定在她手袖上的一點紅色。

  「剛才不小心撞到牙了。」她解釋。

  「很疼嗎?我看看。」說著手便往她的臉靠近。

  她趕緊躲開。「不礙事的,沒流血了。」

  德宣也不勉強她,低頭繼續讀冊。

  她看著他的側臉,不知覺地著迷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田心 的頭像
田心

田心の世界

田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