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放假的週三,氣氛很悠閒,遣走了傭人,屋內只剩下杜卡與尹尚貝。

  完成尹皇案子的報告,杜卡對著電腦鬆了口氣。咦?貝貝呢?是不是消失得有點兒久?今天不是例常假日,他卻刻意請假在家,原因是今天正是他的生日,而他給自己的生日禮物,便是在家裡陪伴那小鬼。當然,他不會讓貝貝知道,否則又不知要搞出怎樣恐怖的生日驚喜了。

  「貝貝?」他邊喊邊走出書房。

  「等等!人家弄不好!」房裡傳來的聲音。

  「怎麼了?」杜卡皺眉,急往房間去,卻發現房門鎖上了。「貝貝?」

  「啊!怎麼這樣啦?」

  這尖叫聲讓杜卡瞪大眼,往後退一步,起腳用力一踹就把房門踹開。而眼前的景象更讓他傻眼,就見尹尚貝跌在地上,而身上穿著一席貼身破紙?這是幹嘛?

  面無表情走過去將她撈起。

  「呵呵。」尹尚貝尷尬地乾笑,站直後卻立刻推開杜卡。「你退後!」

  「貝貝?」皺眉頭。

  「你退後就對了啦!退後!再退一點!好!」

  杜卡退到她指定的距離,這距離看她更顯詭異,她穿著一身破紙,而旁邊放了一個水桶?這?

  「杜卡!我要送你一個特別的生日禮物!」小心翼翼地揮動手臂,就怕把身上的紙給撕了。

  杜卡聽了著實冒了把冷汗,如果可以,他還真想拒絕。

  接下來就見尹尚貝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拿起身邊水桶往自己身上潑!杜卡正想破口大罵,卻在看到她全身濕透而變成透明的破紙後更傻眼。

  「怎麼樣?你喜歡嗎?」滿臉嬌羞。

  對著眼前的景象,杜卡完全無法反應,楞楞地看著她那身不如不穿的破紙,將少女的玲瓏嬌軀展現無遺,令他的身體也忠實地起了反應,但,這小鬼居然就這麼將水往身上潑,就不怕著涼嗎?

  「哈——啾!好冷喔!」果然。

  杜卡低咒一聲,拉起床上薄被將她牢牢抱住,也不忘邊碎唸幾句,卻在無意碰觸到水桶的時候,發現水桶還是溫熱的?這小鬼!

  啊!被發現了?尹尚貝大眼轉啊轉,長長地伸出纖細手臂抱住他的脖子,順帶將上半身從薄被中帶出,惡意磨蹭著他。「杜卡,生日快樂。」

  杜卡目視前方,剛毅臉龐微微發紅,全身僵硬不已。「貝貝,現在是白天。」她再這麼勾引下去怕他就要忍不住了。

  「白天又怎樣?」咕嚨,突然呻吟:「啊!我的傷口!」

  「怎麼了?」杜卡驚地趕緊低頭,大手撫開浸濕的破紙,仔細檢視槍傷痕跡,卻只見到傷痕完美幾乎要不見了。他立刻猜想到又是貝貝的詭計,就要將手抽離。

  尹尚貝眼明手快抓住他的手覆住自己左胸豐盈。「痛痛,幫我揉揉。」形同赤裸的下半身同時掙脫薄被,也纏到他腿上。

  手中柔軟細緻的觸感讓他難以克制,挺立的莓菓更是惡意頂著他厚實的掌心,加上她被水潑溼的髮充滿媚惑,他低吼一聲,管他白天黑夜了,低頭狂吻她的唇,大手粗魯地推開她身上的濕紙屑,行要開啟一場炙熱的纏綿……

  此時,門鈴卻響了,而且是響不停。

  「該死!」他低咒。起身從櫥櫃裡抓了衣物,再抱起尹尚貝,將她連同衣物丟入浴室裡。

  忿忿地開門。

  「古?」居然是最鮮少到訪的古塹,連女友也帶來了?「什麼事?」事實上他打算儘快趕人。

  古塹卻只是挑了眉,便直直往屋內走去。

  杜卡正想制止,古塹的女友紫蝶卻拿起一個大袋子放到他面前。「生日快樂!是烤雞喔!我們一起來吃吧!」滿臉期待。

  「謝謝。」杜卡尷尬地接下。

  一走入屋內,古塹便瞧見那扇被撞壞的房門。「遭小偷了?」他輕笑,而後隨意找了張椅子,鋪上層紙坐下。

  杜卡顯得有些不安,思索著該如何制止貝貝走出來。

  「來吧!我們來吃烤雞吧?」紫蝶看來很餓。

  這時已經換裝整齊,卻仍濕著髮的尹尚貝走出來了,看到坐在客廳的古塹驚訝地闔不上嘴。

  「嗯,洗澡。」古塹輕點了頭,自顧自地走入廚房弄咖啡去。

  杜卡與尹尚貝頓時臉紅得不得了。

  「咦?杜卡這是誰?長得好可愛!」往紫蝶走去。

  紫蝶的注意力卻是全在桌上那袋烤雞上。

  「古的女朋友。」杜卡沉著臉。

  「古醫師的女朋友?你不是說他是同性戀嗎?」皺眉。

  杜卡無語。

  這時古塹端著一杯咖啡回來,本來想坐到紫蝶旁邊,但想了半秒,又移到比較遠的位置。

  「嗨!妳好!我是尹尚貝。」對紫蝶笑說。

  紫蝶終於抬頭看向她。「哇!妳好漂亮喔!我們來吃烤雞吧?」滿臉期待。

  當尹尚貝一點頭,紫蝶立刻衝進廚房洗手,然後衝回來打開袋子,徒手剝撕烤雞,弄得兩隻手油膩到不行。

  杜卡看了瞠大眼,據他與古多年的深厚交情,知道古是個非常潔癖的傢伙,怎麼他女友這麼的……

  只見古塹逕把臉朝向別處,事不關己地翹腳啜飲咖啡。

  貝貝也會嚇到吧?看向貝貝,果然見她吃驚張大嘴。然後,聽見一聲大叫:「啊!我也要吃!」連手都沒洗就撲過去,與紫蝶吃成一團。

  杜卡見了都快暈了。

  眼不見為淨,杜卡將注意力轉到古塹身上。「古,你居然連我生日這麼小的事情都記得,謝謝啦。」

  古塹優雅地啜飲一口咖啡,若有似無地微笑。

  此時突然門鈴又響,杜卡疑惑皺眉,還有人嗎?視線往門邊的監視器一看,是!格雷思!

  「古,你約格雷思?」杜卡想罵髒話了。

  古塹難得嚴肅,放下手中杯子說:「別讓他進來!」視線看向正拼命嗑啃烤雞的紫蝶。無論如何,他可一點都不想讓紫蝶看到那娃娃臉。

  「杜卡!我是格雷思!快開門呀!」門外傳來吶喊。

  格雷思?救爸爸的格雷思律師?嗑食中的尹尚貝忽然清醒,立刻往大門奔去。杜卡見狀衝過去要阻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田心 的頭像
田心

田心の世界

田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章魚燒
  • 田心心!!!((從背後抱住

    紫蝶眼中只有烤雞XDDD
    古聽到杜卡說他是同性戀怎麼沒反應阿哈哈
    究竟~接下來會如何發展呢?
    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 阿燒燒!(抓住不放)
    紫蝶眼中只有烤雞這件事已經沒法兒改變了XD
    至於古,大概習慣了杜卡的見色忘友XDDD
    接下來估計就完結了
    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田心 於 2013/04/18 21: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