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羅東火車站前,一輛醒目的歐洲高價房車停在巷子邊,車頭卻安份地藏在巷口,從火車站方向很難發現它的存在。

  一位相貌俊挺的男人,翹起長腿佔據整個後座空間,他臉部的線條不算剛硬卻藏著一股沈冷,細長眼眸裡看不出一丁點情緒,他的長指在平板電腦上滑動,俐落卻不匆忙。

  「少主,他們出現了。」前方戴墨鏡的司機報告。

  抬起眼眸往火車站方向,就見兩名鬼鬼祟祟的中年男子,朝四周探頭探腦之後就往車站旁的暗巷走去。

  他們正是「虎幫」分部的幹部,卻企圖串連掏空部門旗下的中型企業。真不巧的,被他發現了,打從上任以來,幫內上下包括分部,還沒事情能逃過他的眼。他是虎幫新任幫主,人稱「虎少」的竹易。

  虎幫,發源於台灣東部,以娛樂商業起家,兼作圍事、放款與討債,旗下兄弟三千,黑白兩道關係良好,是硬底子企業型幫派。卸任幫主「虎爺」心狠手辣手段凶殘,偶有使人家破人亡、妻離子散之事端發生,卻礙於警政商背景強大而沒人耐他何。而虎爺於兩年前突發中風,中風後身體機能大不如前,獨子竹易於是接掌幫主之位。

  原本在美國家族企業裡擔任總裁的竹易因為父親中風而緊急返台,並接下虎幫幫主一職,人稱「虎少」。竹易行蹤隱密、行事低調,卻心思縝密,骨子裡傳承了父親統領的血液,且青更勝藍。當上幫主之後,他首先整頓幫內,詳查所有弟兄底細並剔除宵小份子,而後依照專長才能發配職位與工作,並訂立明確的獎罰制度,弟兄們無不忠心盡事。

  而對外方面,竹易廢除暴力討債、非法放款等等業務,反而轉為竊取政商黑幕與富商內線交易等事項,內容時常橫跨國際甚至足以影響國家級的大企業。虎幫藉此威脅這些真富人、假君子,讓他們從嘴巴裡吐出錢來還於人民或從事慈善。是故,虎幫在人民的心中與其說是黑道,應該說是比白道還耀眼的組織。

  而交易之中時常有人無故消失,層級還不分高低,卻找不到任何證據足以指控是竹易幹的。

  竹易,傳聞面容俊美、身形高挺,眼神說不上冷肅卻自有一股王者氣勢。竹易,傳聞擅長劍術,足以在瞬秒之內致人於死,勝負只在拔劍之間。竹易,傳聞善用各式手段取得利益,且還軟硬兼施,來硬的讓人哀嚎痛泣,來軟的更叫人不寒而慄、生不如死。關於他的傳聞很多,但真正見過他的人卻太少。虎幫在「虎少」的帶領之下快速拓展竄升成為台灣第一大幫,如今沒人得罪得起。

  「去吧,處理得俐落點。」他淡淡地說。

  司機點了頭立刻下車,往暗巷走去。

  竹易眼一抬看向天,灰的,有股悶氣,宜蘭可真是潮溼的地方,他來了幾回沒見過兩次陽光。打開車門,高挺身影靠在車窗上,點燃了一根菸。

  口裡吐出一煙的白,後方傳來嘈雜對話擾了他。

  他回頭,看見一位渾身髒兮兮的中年男子與一名穿著制服的女孩。

  「妹妹,可憐可憐我,借個250元吧?我母親重病,我得趕快回南部去看她呀!」男子滿臉憂慮。

  竹易不自覺冷哼了聲。這還真是老掉牙的詐騙手法,居然還有人用?騙得了誰?他回頭又靠著車吐煙,卻在聽見女孩的回應後楞住。

  「好可憐,我身上只剩下300元,都給你吧!」說著掏出錢來塞進男子手裡。

  男子拿了錢立刻走遠。

  竹易眉頭微微擰起,這女孩是傻了嗎?還好他已經用手機拍下一切,若她需要報案,他可以提供證據。又哼了一聲他往女孩走去。

  女孩卻忽然跑向公車,奔上了車,幾秒之後又下來。唉!她沒錢哪。

  真是個笨到蠢的女孩,他想上前,卻發現司機回來了。

  「都解決妥了?」

  「是。」司機恭敬回答,呈上一只牛皮紙。

  他們上了車。

  「跟上那女孩。」

  醒目的高級房車在純樸的羅東小鎮行進,吸引許多路人注意,卻不包括女孩。車子保持一定的距離跟蹤她,還不是普通的遠哪!有十公里了吧?這對現下的小孩而言真是太遠的腳程了,而她就這樣慢慢走著,沒有停下也沒有不耐反應。車子一直跟著她,直到她走入一家破舊的矮房裡。

  竹易的目光停留在她消失的地方,那身影真是普通到極點,馬尾也不綁好就垂在背後,制服過分寬大顯得她身材很不好,裙子還長到小腿一點都不青春,以及那副黑框大眼鏡幾乎遮住整張臉,這女孩真是平凡爆了!

  「找人盯住她。」他下了讓自己感到莫名其妙的命令。

 

第一章

  諾大的辦公室裡擺設簡單,一進門就能看到整面的落地窗,左牆上掛著一把鞘身雕工精美的長劍,而門的正對面一張淺色的寬大辦公桌與同色系的真皮座椅,除此之外沒有其他陳設,沒錯,這辦公室裡除了他,就沒人能坐下,而他在辦公室裡從來不需要休息,所以沙發與床便可省略。

  站在落地窗前,這視野能眺望透整個台北城的風景。修長手指夾著一根菸,才放入唇間,敲門聲就傳來了。

  「進來。」他沒轉身。

  「少主……」是個穿著西裝的男人,聲音裡藏著顫抖。

  竹易緩緩吐出一口煙吹到窗上,同時也遮去玻璃反映的他的臉孔。

  「聽說你砍了女人的手指?」淡淡地問。

  「那是因為……那女人……那女人欠債不還想反抗……」他抖得更厲害了,知道竹易不喜歡手下亂動平民百姓,但那女的不識相啊!瞧得起她才讓她賣身抵債,她居然抵死不從還反抗,才使他一怒之下砍了她的手指,但隨即料到必會讓竹易發現,所以趕緊命人將她送醫接上手指了。沒想到這樣也還是不行嗎?

  「放債不是我們的幫務,討債也不是,逼良為娼更不是。」竹易說得平淡。在他接任幫主之後早就大幅修改幫務,放債、討債、勒贖、逼良為娼一律禁止。

  「是!小的知道錯了!也已經把那女的送醫治療,手指接回了。」趕緊認錯並解釋。

  竹易轉過身,臉上沒有太多表情。走近辦公桌,將菸蒂丟入煙灰缸,然後拿起旁邊一只冒著冰珠的杯。

  那男的又開始發抖。

  接著竹易走向左牆,倏地抽出長劍,目光仔細審視那劍上的光芒,而左手仍然持著那冒冰珠的杯。

  「少主!小的往後絕對不敢了!請原諒我這次吧!」嚇得跪下來。

  「你砍她哪根指?伸出來。」往男子靠近。

  「少主……」

  劍鋒已經抵在男子喉結旁。「伸出來。」語氣略為冷沉。

  大家都了解竹易的脾氣,不照做恐怕會沒命呀!男子顫抖地伸出右手食指,還想求饒,那長劍卻倏地揮下!他還來不及尖叫,斷落的指端已經精準飛入杯中。「啊!」這才開始痛叫。

  「去接上吧。」把杯遞給他。

  男子忍著疼趕緊接下杯子,二話不說立刻往外逃。

  竹易冷哼,從口袋裡掏出帕巾,小心仔細擦拭長劍。

  「少主。」穿著西裝的男子走入,手上拿著牛皮紙袋。

  竹易把長劍放回牆上鞘裡,才回頭接下牛皮紙,男子鞠躬離開辦公室,也帶上了門。

  回到座椅上,他從紙袋裡拿出文件與一些照片,一張張照片裡都有一對年輕情侶,說是情侶不如說少爺與女僕來得適切,那女的不是提袋子,就是蹲下幫男的擦皮鞋、餵他吃東西、幫他煽涼、按摩……等等,完全一副奴隸樣。

  竹易冷哼拿起旁邊的文件查看,裡頭記載著麵包店的營額明細,這店已經盈虧到差不多該倒閉的程度,是她開的,因為男朋友喜歡吃麵包所以她剛從大學畢業就貸款開店。他吃過那麵包,其實還算可口,怎麼能經營到如此慘烈地步?

  經過六年,她的愚蠢絲毫沒變。

  六年來他一直派人盯著她,定期回報她的所有消息與近況發展,第二年她考上國立大學,還迷上同年級的高材生,後來更以笨拙粗劣的手法讓對方同意與她交往,但那男的只把她當下人使喚,舉止言談完全不見對情人的親密與寵愛,所有人都看得出這一點,只有她不明白還痴痴戀著。

  竹易以為他們這段貌離神合的戀愛很快就會完結,沒想到那蠢女人死命糾纏,如今已堂堂邁入第五年。根據情報,那男的最近愛上富家女,估計很快就會甩了許寶寧。

  許寶寧,正是她的名字,一個平凡又愚蠢,卻讓他關注了整整六年的女人。

###

  馬路邊,年輕男子顯得不耐。「就跟妳說我不喜歡吃有水果的麵包,妳還拿這個來!」

  「水果含有豐富的維他命C啊,你平常都不吃水果,但你愛麵包,所以我才加到麵包裡的嘛……」許寶寧微微彎身,卑下的姿態。

  「我發覺我不喜歡吃麵包了。」看著她說。

  「好嘛!不然吃這個。」趕緊從大包包裡拿出肉鬆麵包。

  「妳聽不懂嗎?我不想再吃妳做的麵包了!」

  「志偉不要這麼生氣嘛!我下次不會再加水果了啦!對不起……」

  男子瞪她一眼,再也沒有耐性,哼一聲就往馬路走去。

  「志偉!志偉!」她趕緊拎起地上他剛才採購的大包小包東西,跑步跟上他。

  過了馬路她氣喘呼呼,還好他停下來了。「志偉你別生氣啦!好不好嘛?」撒嬌。

  眼前的女人馬尾垂在肩膀上顯得老氣,頭髮又因為跑步而變得凌亂,黑框眼鏡擋去她大部分臉蛋,還有那身寬大暗色服裝以及大嬸的姿態,真是乏善可陳!當初怎麼會答應跟她交往?真是傻了!

  被這大嬸糾纏五年,不知道失去多少美好生活與機會!

  「志偉!」甜美聲嗓插入。

  一位打扮入時、樣貌可愛的女生跑過來抱住他手臂。「她是誰?」目光打量著許寶寧。

  「她不重要。」男子淡淡地說,上前接過許寶寧手中的大小提袋。

  不重要?「志偉?」許寶寧苦瓜臉,對他們的親密感到不解。志偉明明是她交往五年的男友啊?這女的為什麼喊他喊得那麼甜?

  男子在可愛女生的臉頰上親了一下,說:「走吧!」

  女生甜笑,緊摟著他離去。

  「志偉?志偉!」無論許寶寧怎麼喊,他倆都像沒聽到似的,走得愈來愈遠。

  這五年來,他從來不曾自己提過東西……

  這五年來,他根本不曾吻過她……

  這五年來,他連微笑都很少給她……

  這五年來,他甚至沒有喊過她的名字……

  但,她卻把他當做一切!全心全意地照顧他、服侍他,還因為他喜歡吃麵包,在大學畢業後就立刻貸款開了麵包店!到如今因為經營不善而欠下一屁股債。但怎麼辛苦都沒關係,她以為他們終將共組家庭、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

  為什麼這一切就這麼瞬間幻滅?

  那她這五年來的努力到底算什麼?

  眼淚悄悄由黑框底下滑落,路過的人們卻是完全沒發現,畢竟她是那麼平凡且不起眼……

  「沒關係,沒關係……」抬手抹去淚痕,她牽強微笑,往另個方向走去。

 

  黑車裡,竹易靜靜地看著這一切,眼眸變得黑沉。

  許寶寧,她真是個奇怪的女人。一般女人遇到這種情況,應該都會憤怒、崩潰、不甘願、抗拒、掙扎甚至奪搶,而她卻只是楞了一會兒,連捍衛的意圖都沒,就這麼沉默離開?他知道她一定落淚了,畢竟五年的青春,要當沒事可沒那麼容易。

  雖然他沒愛過人,但愛情,應當是無法說放就放。

  下一刻竹易輕哼。

  怪得了誰?若她能聰明點,早該發現那男的不可靠!這一切,只能怪她的愚蠢!

  「去麵包店。」他淡淡下了指令。

 

 

田心悄悄話:(啾啵吸舔摸抱)

親愛的大小寶貝們新年快樂!以下請切記~

未滿18歲的寶貝如果有人要給你紅包,就說不好意思爸媽說不能收,然後推拒一下就把紅包握緊(記得只能推一下,推兩下紅包就飛了

滿18歲的寶貝如果有人要給你紅包,就說不好意思都那麼大了,然後不用推直接把紅包搶過來(記住千萬別推,不然紅包就飛了

寶貝們記住了嗎?

為了彌補寶貝們二月沒文文看,田心先把「黑主」存稿貼上囉!希望寶貝們喜歡!喜歡要說出來喔~

 

田心2013/1/2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田心 的頭像
田心

田心の世界

田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黒 桜
  • Oh YA~
    總算可以望到竹易躍上主角寶座的這一天了~
    好想跳過二月,趕快到三月喔..xDD
  • 紫凌寶貝(濕啵+上下摸摸)
    呵呵,這一對還蠻妙的值得期待唷^^
    田心三月就回來了

    田心 於 2013/01/27 17:58 回覆

  • 章魚燒
  • 田心~~((跳蹦撲
    又一個傻傻的女主角嗎ˊˇˋ
    這一對應該很難寫吧-..-

    紅包推一下((認真點頭推眼鏡筆記
    可是我都"新年快樂~"然後就把紅包搶過來(?)XDD
  • 燒燒(甜喊)
    這個不算太傻啦,算笨(有不一樣嗎???)
    這一對真的蠻難寫的,不過劇情田心已經想好一半了,保證火辣!

    搶紅包果然是大將之風!
    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成語這樣用?)

    田心 於 2013/02/02 23:04 回覆

  • 双又
  • 噗~田心的推收紅包論讓我笑了~(田心怎麼這麼可愛

    原來這篇是竹易和小寧的戀情阿!
    看了竹易的歷史感覺他好老喔...不會是戀童吧 囧
    兩人的開始也好微妙 (竹易那天一定太閒了 XDD
    小寧和竹易都要加油喔!!
    我會默默觀看的 嘿嘿
  • 小柚子(抱緊)
    寶貝才超級可愛哩~
    竹易其實不老啦
    就是大寧寧個九歲十歲而已(比杜卡VS貝貝好XD)
    竹易其實是挺忙的,但可能就是月老安排的緣份吧

    田心 於 2013/08/17 13:0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