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的餐廳裡,古塹與杜卡享用著午餐,兩個大男人用餐格外安靜,他們四個哥兒們裡也只有身為律師的格雷思善於閒聊。古塹將食物一口口放入嘴巴裡,連吃飯都是貴公子的優雅模樣,眼神卻不若往常冰澈,反而顯得混濁。

 

  「古,你有心事?」身為好友,杜卡當然看得出他的異處。

 

  古塹看向杜卡,而後又低頭繼續進食,似乎不打算告訴他,而杜卡也沒多問。

 

  沒錯,杜卡猜對了,而古塹絕對不會承認,他失神的原因正是為了家裡那個天兵女。那個天兵女也悶在房間裡夠久了,人不能永遠不曬太陽,會發霉的!但是,只要有人跟蹤監視著他,他就不可能讓她出來。

 

  用餐完畢,古塹以餐巾擦拭嘴角,而後放下餐巾,看向杜卡。「杜卡,幫我一個忙。」

 

  兩人離開餐廳,這回不往醫院走,反而往外頭的街巷快步走去,跟蹤的人神情慌趕緊跟上,卻才轉幾個拐人就跟丟了?!

 

  「人呢?」其中一人急問,另外三個人也神色慌張,四處查看。這女的可是公下令緊跟的對象,若跟丟了可就糟糕了!

 

  「啊!」忽然其中一人發出痛苦呻吟。「我的手!啊……」他的手被弄脫了,而兇手就站在眼前。

 

  「上!」另外三人瞪大眼看向古塹,喊了一聲就衝上去。

 

  「啊!啊!啊!」陸續傳來痛苦哀嚎,幾個人右手都脫了。

 

  「哼!」古塹冷笑,快速地朝他們靠近,一個個抓起他們的右手,使勁一拉,又是一陣慘烈呻吟。

 

  「唉唷!痛死了……」怎麼一個女的有這麼大勁啊?咦?但手好像能動了?幾個人狐疑地挪動右手。這女的把他們的手弄脫,然後又接上了?

 

  忽然,古塹再度帶著冷笑朝他們走近。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他們嚇得跌在地上連忙後退,公到底看上怎樣的女人了?

 

  又聽見古塹一聲冷哼,抓住他們的左手,喀!的一聲,這回換成左手脫臼了。

 

  「唉唷!」現場又是一片哀嚎。

 

  咻!咻!咻!聽見尖銳風聲,什麼東西削了過去?聞到燒焦的味道?他們摸了摸側臉,發現多了個擦傷傷口,是子彈呀?!四人眼神驚懼地看向巷子口,看見一個高悍壯碩的男人站在那裡,且手裡正拿著槍!

 

  「下次再讓我看見你們,絕不僅是這樣!滾!」杜卡冷悍警告。

 

  四人嚇得屁滾尿流,拖著脫臼的左手,驚慌地爬出巷子。

 

  「謝了,杜卡。」連道謝都很平靜。

 

  杜卡輕笑,兩人肩並肩走入了醫院。

 

 

 

 

 

  「公!這是真的呀!她三兩下功夫就把我們的右手弄脫又接上,轉眼左手又讓她弄脫了!」手下扶著脫臼的左手忍痛報告著。

 

  她身手這麼了得?這麼剽悍?「哈哈哈!」方傲忽然大笑了起來。

 

  「公?」眾人摸不著頭緒。

 

  她果然與眾不同!不愧是他看上的女人!他要定她了!「你說她身邊有個男人?」眼神瞬然變得陰冷。

 

  「是啊!公!那男的槍法十分了得,這臉頰的傷就是他弄的呀!」

 

  方傲瞇起眼看向他們臉頰的槍傷,每個位置大小都一致,不偏不妥,國內沒幾個人能有這種槍法……是她的男人嗎?一定要查出那男人的身分!「給我查清那男人的身分!」他下了命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田心 的頭像
田心

田心の世界

田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