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11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

  「到了。」具立惟看向對街巷子裡一處隱密的小店。

 

  廂型車停下來,車上的Simon和John也蠢蠢欲動準備下車。

 

  「Simon,John,你們先回去吧。」

田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

  走出專屬化妝室,具立惟停下腳步,發現婍柔常坐的化妝位置上空蕩蕩?她沒來?該不會是身體不舒服吧?

 

  「具,走吧!要開拍了!」John在後方催促。

 

  具立惟維持一貫的紳士優雅,俊挺的姿態,完成一幕又一幕的拍攝,休息時刻,他面帶微笑耐心回應記者們對於拯救婍柔落水事件的提問,也一派親和地與工作人員互動,但當沒人打擾的時刻,他的目光仍會不自主地飄向攝影棚對面,那個本來被男人們圍繞著,現在卻空蕩蕩的位置。

田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

 

  晚上,襲天略又喚張倩兒。「腳傷好得差不多了吧?」

 

  張倩兒完全不想回應,還氣他呢!

 

田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連續幾天的拍攝,婍柔漸漸能控制自己的緊張,漸漸能平靜地飾演劇裡的角色,雖然,每每對上他的眼眸,她的心仍然忍不住迷惑……

 

  每當導演喊「卡」,John、Joy或Simon就會立刻圍繞住他,彷彿刻意要阻斷她的視線?她知道他們三個很愛護他,也能理解,他們不希望像她這種惡名昭彰的女人靠近他……

 

田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早晨,襲天略凝望著手中的翡翠玉佩,腦海裡浮現德馨公主的模樣,他忘不了她給他玉佩時的微笑,與那雙清澈純淨的眼眸……後來他又在宮裡見過她幾次,卻礙於身份,只能遠遠望著。隨著她漸漸長大,那張日益標緻的臉蛋愈讓人無法忽視,與那更揪他心的笑容……

 

  但接著,就再也沒能看到她了……

 

田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收工已是凌晨2點。

 

  「婍柔,一起去吃夜宵吧?」「跟我去,我知道有家小菜非常好吃!」「婍柔喜歡氣氛的吧?有間新開的夜店餐廳非常迷人……」男性工作人員們爭先恐後向婍柔提出邀約。

田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時間過得飛快,是偶像劇正式開拍的日子了,影視大樓外擠滿人,全是具立惟的粉絲。

  林董見了笑得闔不攏嘴,有具大明星的加持,這部戲肯定大紅!

田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怎麼辦?他會饒過她嗎?都幫她治腳傷了,應該沒有要殺她的意思吧?但這人陰沈沈的,很難料……張倩兒心裡忐忑不安。

 

  「軍營裡,只有軍妓能是女的,其餘女的除了皇室成員之外,一律不得進入,否則軍法論斬。」他緩慢且冷沉地說明,並關注她的反應。

 

田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親愛的大小寶貝(抱緊)!

田心忍不住又跑上來生文寶寶了!婍柔與立惟終於再度相遇囉!雖然過程有點兒短暫......

希望寶貝們喜歡^^

接下來田心要到週末才能再上來更文了,希望寶貝們都能想念田心&文寶寶們~(啾)

田心2012/11/5

田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三章

 

  「張青,你的腳……找過醫官了嗎?」是哈爾士。

 

  「找過了……」張倩兒撒了謊,她怎能找醫官?十幾層衣服下的她的腿根本不像男人的,一眼就會被發現。但不醫治,腳真是愈來愈疼了,讓她整晚無法入睡!

田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十一月的東部依舊悶熱,貼滿隔熱紙的轎車中,一位高窕孅瘦、戴墨鏡的女子下車,走到對側開門,牽下一位小男孩,小男孩緊緊牽著,彷彿擔心下一刻女子就會不見似的。

 

  女子左右看望,確定沒有可疑人物後,帶小男孩快速走入建築物,建築物的大門立刻被關上。大樓前方,早有一位白髮蒼蒼的婦人,在那兒等著。

 

田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早上,張倩兒要前往將軍帳營站哨,路程中遠遠地,就看見「譽將軍」和德容公主站在一起,後面還跟了五、六個隨從。


  「哼,冷酷將軍和刁蠻公主,還真配!」張倩兒扁嘴咕嚨。

田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將軍帳營內,襲天略面色凝重。已經五年了,每年的這時候,往事就一幕幕清楚重現,像在指責他。

 

  他、他唯一的兄長,與嫂子,三人是從小一塊兒長大的。嫂子從小就愛黏著他,但他知道兄長愛慕她,所以他對她不曾有其他想法。他們三人的關係在這種沈默的平衡裡,過了許多年,直到,雙方家長讓她與兄長成親......

 

田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張青,身體都沒事了吧?」經過將軍帳營前,哈爾士停下問。

 

  「是,都好了。」張倩兒回應,想了一下,問:「請問副將,將軍……怎麼從早上出去,就沒回來?」雖然她害怕見到他,但他忽然消失也太奇怪了吧?

 

田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深夜,張倩兒的身子已經好多了,但退燒後她流了一身汗,需要淨身呀!想起襲天略說的話,樹林西北方五公里處有一池溫泉?泉水還有療效?能淨身又能治病,就去那兒吧!

 

  五公里說近不近,對病中的張倩兒而言,說遠很遠了。才走兩公里她就喘呼呼,全身又悶又濕的,她彎下身喘息。該回去嗎?但又走一半了,回去可惜……喘息了近分鐘,她又一步步往前走。

 

田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